全球制造业危机,迫切需要转型升级-剪板机厂家江苏剪板机械有限公司
公司地址:江苏省海安县城东镇迎宾路173号
联系电话:0513-88220866
联系人:姜先生
手机:18001474888
邮箱:183393915@qq.com
网址:http://www.jbjabc.com
新闻动态

全球制造业危机,迫切需要转型升级

发布时间:2018-7-19

  对于全球经济而言,制造业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制造业产值约占16%的全球国内生产总值(GDP),提供了14%的就业机会。制造业的角色正在变化,在今天的发达制造经济体中,制造业对创新、生产力、贸易增长和就业产生了促进作用。制造业结构升级、制造业与生产性服务业融合发展是实现经济转型的重要方向。

  但是2015年,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发表了全球制造业报告,指出世界制造业增长在2015年第一季度继续保持低位。事实上,全球制造业增速放缓已经持续了较长一段时期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也曾用“新平庸”一词描述世界经济,意指世界经济面临普遍性的“弱复苏、慢增长、低就业、高风险”。

  自金融危机以来,制造业未能幸免于难。在经济衰退的背景下,世界工业一直面临着巨大的产能过剩危机,国际市场需求大幅萎缩,汽车、化工、钢铁、有色、建材等传统产业的增速大大放缓。例如钢铁产业,从金融危机后便进入产业周期性低迷,无论是欧美还是亚洲的各大钢企,利润普遍下滑,铁矿石价格下跌了逾40%。钢铁产能与需求差距持续增大,2013年时全球钢铁产业的过剩产能便已经达到334亿吨。

  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经历了制造业的持续相对衰退,面临扩张动能不足、市场需求持续疲软、贸易争端加剧等不利因素,全球制造业数据集体疲软,世界工业经济复苏依然艰难曲折。来自世界银行(World Bank)的数据显示,19802010年间,德国制造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从30%下降至21%,而日本则从27%降至19%。

  美国制造业增加值从20世纪50年代的近40%世界总和占比,跌落至2012年的174%,世界第一的制造业大国地位被中国取代。2009年,美国工厂的平均开工率只有68%,创下1967年以来的新低。美国政府提出了一系列方案以实现重振制造业战略,但在产能过剩现象比较突出的制造业领域,例如汽车业,成效并不呀显。

  2013年,一度是美国工业力量象征的底特律市身负总计180亿美元的债务,宣布破产,这是美国公共部门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破产。在20世纪初叶,底特律曾见证了福特、通用与克莱斯勒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的发展壮大,见证了美国整个汽车工业的蓬勃振兴。而如今,底特律人口已经减少了一半,当地制造业根基已经凋零。在网上搜索底特律的照片,看到的几乎都是被木板封住门窗的房屋。

  在过去的10年中,美国生产率增长表现糟糕,而英国的生产率也已经8年未出现改善,打破了一个世纪以来每年增长约2个百分点的趋势。20155月,英国财政大臣乔治·奥斯本向新的保守党政府承诺将提高生产率。

   曾经风光无限的日本制造业也面临着举步维艰的日子,其家电制造业和汽车制造业正陷入“泥沼”。日本本土成为大多数日系企业最后的退守地,作为日本电子制造代表的夏普、索尼、松下、东芝等知名企业都相继出现了经营问题。日本的汽车制造业也陷入世界最大规模的召回丑闻,“高田气囊门”的车辆被频繁召回,使得正在试图“崛起”的日本制造业雪上加霜。

  过去10年内,中国以20%以上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驱动着国内经济迅猛发展,令全球各国望尘莫及,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产能过剩。统计资料显示,目前中国制造业的平均产能利用率只有60%左右,不仅低于美国等发达国家当前工业利用率78.9%的水平,也低于全球制造业71.6%的平均水平。

  中国现有24个行业中,22个行业出现产能过剩。钢铁制造行业进入长期产能过剩阶段,电解铝产能利用率也降低至65%左右。汽车行业的产能过剩压力同样巨大,2015年车市增速继续放缀,需求下滑,销量暴跌。家电行业也经历了粗放型扩张的过程,绝大多数小家电产品80%以上的产能在中国,中国的彩电产品占全球产能的80%,空调产品占世界产能的70%。自电过剩48%、黑电过剩72%、工程机械及化工过剩50%,等等。

   除钢铁、电解铝、焦炭、水泥、船舶、纺织业、服装等传统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外,多晶硅、风电设备、新材料、剪板机床等新兴行业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产能过剩问题。风力发电机组制造业目前产能闲置逾40%,光伏产业产能也出现严重过剩。

  随着中国的制造成本大幅度上涨,人口红利衰退,大量企业开始回流,如日本的佳能、松下、夏普、本田、西铁城、日本大津、优衣库等,美国的通用、福特、卡特彼勒、陶氏化学等,而迁到东南亚国家的企业更是不计其数。根据美国商会所发布的中国商务环境调查,2014年之前中国是绝大多数美国企业的首选投资之地,到了2014年,这个比例下降为20%。

全球的制造业传统的增长动力正在减弱,而新的增长点尚未形成。产能过剩已经直接导致了全球制造企业“去库存”压力的加速聚积,全球制造业迫切需要转型升级,形成新的增长动力,摆脱危机。从新结构经济学视角看政府如何推动转型升级


分享到: